注册   登录  
栏目头部广告

不是,抛开质量说音高,都是耍流氓。高音质量才是衡量歌手实力上限的标准。

不是,抛开质量说音高,都是耍流氓。高音质量才是衡量歌手实力上限的标准。


不是,抛开质量说音高,都是耍流氓。高音质量才是衡量歌手实力上限的标准。(图1)

先上回答的结论:高音很重要,但是质量更重。质量高音很重要,但是整体性更重要。高音是上限,整体性是下限。

最好的反面例子:张韶涵。

非科班出身的张韶涵,凭借着《我是歌手》的G5高音(《阿刁》)成功逆袭,再度重回商业巅峰。

张韶涵的G5,就是典型的低质量高音,强混能力不足,听觉偏向刺耳,内容度较少。主要原因在于她的强混能力不足,导致声压过低,过于尖锐。第一点,她的音高不高?高,G5已经很高的,但是质量不过关。

第二点:整体性不足。

张韶涵低音能力颇有局限,最低音是G3,而且G3-C4的听觉上还是有胸声过载,此外张韶涵的音准、乐感都有一定欠缺,导致风格过于单一。总体性不足,个人实力只是T2。

不是,抛开质量说音高,都是耍流氓。高音质量才是衡量歌手实力上限的标准。(图2)

说完质量,说出第二个问题:

质量高音是衡量唱功上限的标准。

为什么国家认同的民族唱法、美声唱法,有三大男高音,有国家队女高音。却很少见过三大男低音?女低音?

一个歌手的实力等级,会有对应的能力要求,而高音就是最高难度的要求。同时,高音也是拓展一个乐坛音乐作曲能力和音乐丰富度的重要维度。就好比,欧美乐坛拥有三个八度的可听性,那为啥我们华语乐团只有两个八度的丰富度?

对于歌手而言,高音能力对于歌手就像昙花一样,众多歌手为了他而倒嗓(费掉嗓子)。究其原因,是在于高音能给与的极致听觉感受和扩大流行音乐丰富度。这正因为如此,高音能力才如此珍贵。

质量高音对于歌手实力的重要性,不言而喻。

以上是高音的重要性。但是能唱好高音,并不代表就是实力歌手。整体性能力,更为重要。

不是,抛开质量说音高,都是耍流氓。高音质量才是衡量歌手实力上限的标准。(图3)


以下为具体的歌手实力分档:

  • 普通人:音准偏差(一度以上),节奏感,乐感、语感能力稀碎,音域一个八度的质量听觉都费力。

  • 业余歌手:音质偏差(半音),节奏感、乐感可通过训练达到要求,音域能力一个半八度。注重音准和节奏。

  • T3歌手:绝对音准/半音偏差,音域两个八度,开始注重情感。拥有真假声转换能力,但腔体共鸣上,腹腔支撑过低,整体听觉过于弱质量,live水平较差。譬如:陈粒;

  • T2歌手:绝对音准,音域两个八度,拥有C5爆发,拥有腹腔支撑能力和发音点上挂,部分理解声带压缩,弱混能力。但是存在喉位不统一,声带摩擦的问题,倒嗓问题的一大片。譬如:谭维维(未倒嗓)、周杰伦、陶喆等人都是倒嗓的例子。

  • T1歌手:绝对音准,腔体共鸣完美,腹腔情感渐变,胸腔参与点缀,咽喉声带压缩,发音点上挂,面罩共鸣,质量强混能力,高音区域开发。整体声乐系统搭建完美,处于世界职业歌手的水准。譬如:周深。

不是,抛开质量说音高,都是耍流氓。高音质量才是衡量歌手实力上限的标准。(图4)

T0歌手:在T1的基础之上,拥有着独特的艺术理解,展现出成熟的个人音乐艺术表达。可遇不可求。譬如:王菲、邓丽君。


职业和非职业的主要差别,在于音准和乐感、节奏。

T3和实力歌手T2的区别,在于发声系统的科学与否,科学关系着听觉质量。

T2和T1的区别在于,整体声乐系统的高质量音乐表达。同时伴随着高质量的强混会顺理成章展现出高音魅力。在T2歌手之中,他们的高音能力会有着强烈的时间线,他们非科学状态的唱法,会让高音能力慢慢消失。

T1级别歌手之中,存在着两个流派。一个是蔡琴为代表的中低音区专业级走向。一个是林俊杰为代表的流行性听觉走向。很有意思的是,张学友就处于两者游离处于反复横跳之间。

先说蔡琴的专业级走向:蔡琴的声域不过一个半八度,她的歌曲大部分都是处于G4以下的音高,很悠扬唯美。整体性很高,商业性不错但低音表现力过弱,因为女低音真的很罕见。相比之下,还有一个男中音王晰(C3-C5)。

不是,抛开质量说音高,都是耍流氓。高音质量才是衡量歌手实力上限的标准。(图5)

商业音乐依旧是需要大量表现力,这就导致不论是蔡琴还是王晰,他们的演唱会能力过弱。

林俊杰为代表的流行性听觉,是华语乐坛越发进步的一个维度。自从张雨生让华语乐坛感受到C5的听觉魅力后,在整个华语音乐的作曲上,头部作曲人开始变得大胆。譬如周杰伦、王力宏、林俊杰三人,开始大量使用G4以上的音高。这在当时的华语音乐圈内尤其是HK乐坛,是十分罕见的。

HK乐坛的流行音乐,不论是四大天王还是张国荣、谭咏麟、梅艳芳等人,都是谁十分局限在G4上下波动,这种G4以下的唱法,建立起了无数的平易近人的歌曲。这也是他们的歌曲传唱度较高的原因。即使现在,依旧有着大量非音乐专业的听众,将张学友当成华语乐团的唱功标杆。

但是时代一直在进步,不论是周杰伦的《发如雪》E5,还是王力宏的《唯一》D5,以及林俊杰的《不为谁而作的歌》High C。观众的听觉上,开始越来越和国际音乐维度拉近。

重要的是,这种质量高音,能让音乐受众在live时感受到高音带来的听觉震撼,开发出本该正确的音乐欣赏力。


高音能力,大部分歌手都有,但是质量高音,真的是凤毛麟角。而质量高音能推动起更为大胆和丰富的作曲。high C的普及,是在《死了都要爱》之后才让普通人意识到这是一个分水岭。

不是,抛开质量说音高,都是耍流氓。高音质量才是衡量歌手实力上限的标准。(图6)

在过去几十年之中,华语音乐的音高,大都是在C3-G4之间,这个音高程度,是人类之中最舒适、最大众、最适宜的频率位置。同样在专业度上,他也是最重复、最缺乏丰富度的音域区域。

这样有问题么?大众喜欢听不好么?

当然有问题,千篇一律的泛滥,会造成音乐内卷,作曲抄袭成灾,而听众的音乐审美毫无提升。会造成华语音乐无法突破,继续成为欧美音乐、日韩音乐的附庸。

当四大天王的时代被周杰伦四人盖过去时,自然引发出更高的审美需求,华语乐团是需要不断进步的。而高音能力,就是流行音乐最好的方向。


标签: 摩登6平台
文章详情页广告

随便看看

底部广告